青花瓷

江南

       江南小镇,烟雨缠绵。打湿了幽幽的远山,打湿了房上的青砖,打湿了翠绿的芭蕉。

       那年,我正行至这如泼墨画一般的镇上。撑伞走在光滑的石板路上,静静地欣赏着春色。

       远处,一袭纱衣,缥缥缈缈,随风轻扬。身姿婀娜,步履轻盈,撑伞向这边走来。远山,绿水,清秀的女子,一幅天然的山水画,而我就置身在这画里。我欣喜至极,这不正是追寻以久的意境吗?

       正想着,那女子已由远处走近。口如朱丹,指如葱根,一对眸子明澈如水,雪白的肌肤犹如美玉。真可谓沉鱼落雁之容,闭花羞月之貌。我呆呆的望着眼前的女子,一时竟忘了躲闪。她似乎察觉到我的目光,转头向我嫣然的一笑,如含苞待放,脸颊泛起微微红晕,优雅的走开。

       我欣赏着,直到她的背影消失了好久好久……

       一连几天,邂逅在同一条街道。而我,始终不敢与她搭话,生怕破坏了这种安静的美。

       桃花开了,我一边赏花一边在镇上漫步。行至一家墙外,只见院里桃花满枝,蝶飞蜂舞,几枝伸出墙头,像在招呼我进去赏花。我立在这家院外久久不忍离去。

       忽然,门里走出一个丫头,笑意融融,说:“公子若要赏花,请进院里便是了”。

       我推辞道:“登门打搅,多有不便,且我与你家主人素不相识,罢了,罢了。多谢小女子。”其实心里却巴不得能进去赏玩一番。

       “我家小姐让我请公子进门,公子无需客气。”

       我听说是主人的命令,便不再推辞。

       只见那满眼粉色的花下,也是一袭粉衣的女子,正在做着刺绣。这个身影……

       “怎么,公子不认识了?”

       “哪里哪里,恕小生冒昧,那日实在不是故意挡住小姐去路……”我低头赔礼,一时语塞。

       “公子不必拘谨。我并没有责怪的意思。见公子在外徘徊以久,遂命小丫头请你进门,公子若不嫌弃,就请随便吃些茶,歇歇脚。”

       “多谢小姐。小生平时研习一些书画,画于瓷器。苦于才疏学浅,此次外出游历,路过此地,风景甚是美好,收获颇丰。”

       她恬静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说:“公子若是喜欢,多待些时日便是了。”

       自此以后,我便时常与她一起赏花,习墨,抚琴,念诗。

       日子过得飞快。我还没有准备好,而她却对我说她要离开。父亲去调去远方做官,举家搬迁。

       又是一个烟雨天。一切都笼罩在细雨蒙蒙中,屋外的芭蕉承接着细细碎碎的水滴,不知是雨水还是离人的眼泪。历经百年的门环在雨水的冲刷下裹上一层铜绿,但是里面的黄铜依然坚固闪光,就像我对你,不因时间和外物而有任何改变。你的美一缕飘散,去了我去不了的地方。我目送你的背影从墨色深处被隐去……

       思念中,数不清的日日夜夜。

       我提笔在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由浓转淡。那瓶身描绘的牡丹让我想起你梳妆的容颜。冉冉檀香透过窗飘来,我提笔难下,搁笔沉思。这心事只有我自己了解。

       池塘里的游鱼惊扰了月色,波光在水里轻轻晕开。我仿前朝的飘逸,用汉隶在瓶底写下对你的思念,让它在煅烧中获得永恒。这能不能成为我遇见你的伏笔?

       瓷器的天青色需要等待烟雨,而我的生命需要等待你。眼见那炊烟袅袅升起,却在江两岸相隔千万里。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何日再见卿?

 

P.S. 清秀而PP的原文在这里,帮她添了张水墨图,还不错,哈哈 ^_^

Leave a Reply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