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设感想

  毕设老师是要我来用NS-2仿真WSN的某方向几个算法的。

  报题目时,我对这个挺感兴趣,因为NS-2非常复杂和难于上手,我喜欢有挑战性的东西。

  可是,随着毕设的深入,我发现我的远远高估了自己的能力,首先NS-2,这个东西本身所需要的深厚的功底不是简简单单会点coding就能胜任的。我经常会不小心被ns-2某个隐藏的bug卡在半路上浪费掉很多时间,而不能专心下来做coding,更不用说自己代码中的bug和对于下一步要如何实现的无限的空白和无知。

  没有研究生带和引路的日子是异常痛苦的,只有自己在百思、近场论坛上慢慢的观察、讨论,在水木请教诸位大牛,在google上筛选海一般的信息,然后继续硬着头皮去读晦涩的paper,然后思考,然后继续coding。

  对于WSN,我甚至以为它是一个早产的婴儿,我不知道它是否会夭折,在水木上看了很多也想了很多,学术界本身对WSN前途的不明朗负有很大的责任。我在网上请教过一个做过WSN项目的研究生,对于WSN的model搭建,甚至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就做出了太多的假设。我发现我下到的那些paper,都没有在讨论WSN的模型究竟最开始是如何搭建起来的,而更多的是在讨论搭建起来以后,可以借鉴和发展哪些具体技术。里面很多假设和模型都是做纯物理层的人看起来根本不正确或不符合实际的。比如做路由的时候就假定通信链路有或者没有,做时间同步的时候又假定链路都建立可以进行数据交换了,可是WSN一开始的连物理层的通信都没建立起来。

  也许我真的就只适合做工程项目不做理论研究,考研复试前跑去见了一下自己报考的导师,老师问我问我,你硕士毕业后打算工作还是读博士,我不假思索的说我一定不会读博士。

  毕设可能不久就要中期检查了,我当然要硬着头皮做下去,可是做的没有激情,没有动力。我甚至会浮躁的想赶紧把它弄出来写了paper答完辩然后去读我的研究生做我的工程项目。

  谁来给我点亮盏灯。

Leave a Reply

2 Comments on "毕设感想"

avatar
newest oldest
xiumei
xiumei

我和你做的毕设很相似,对于WSNs有同感,还有NS2也不是说苦看2个月就能搞定的,又不能总指望着导师帮忙吧~所以只能硬着头皮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