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黄鹤今天地震了

  我只转发不评论,因为我无话可说。。

发信人: quickmouse (碰猫死翘翘★一起吃苦的幸福), 信区: sysop
标  题: 【通告】关于暂时无法进行程序维护的通告
发信站: 武汉白云黄鹤站 (2009年10月20日23:14:31 星期二), 站内信件

各位网友:

    由于不知名原因,本站主机密码和图片服务器密码均已被校宣传部授权人员更改。
作为程序维护站长,我们暂无法从事任何程序维护相关事宜。

    类似事件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在今年3月,cwr便在未告知站务组的情况下变更了
密码。在站务组进行了交涉后,cwr表示对维护工作的程序缺乏了解,并告知了新密码。
由此,我们相信,此次事件的再次发生并不是沟通不畅或某种误会,而是故意为之。

    鉴于目前的状况,我们将仅对本站发生的紧急事件通过网络中心的渠道进行响应, ...... 

非网络化生存2周

      从6月21号到7月4号,非网络化生存2周。上了半个月自习,

      本来就很厚重的一本通信原理,被我翻了不知道多少遍,更厚了。发现看通信原理的时候感觉和其他科有很大不同,其实自己竟然有点喜欢上这门课。感觉人类伟大的智慧在通信原理的学习中得到了很好的证明。这烂考试制度下,竟然能真的对一门公认的电信系极容易挂的课程产生兴趣,我是不是见鬼了,sigh。

      禁网,禁白云。回Shandong版看看,有点物是人非的沧桑感了,新来不久的版三wujiang小盆友混得如鱼得水。

      禁网也禁了Blog,上一篇停电的文是后来写了一直没发,拖了两个周才放上去。

 ...... 

再见,心爱的小灵通

  前天晚上在南一楼做操作系统实验,下课后已经很晚了,而且在下雨,没有校车,于是就和老潘、YMR、本爷一起打的回的韵苑。晚上睡觉前才发现小灵通弄丢了。于是就想可能丢在实验室了,或者大不了丢在出租车上,可惜老潘说下车付钱时也没有要发票,于是就没法联系司机了。昨天白天又在南一楼做实验,没有找到,于是基本确信小灵通是打车时丢的了。其实让我确信这一点的原因是,昨天晚上打过一下小灵通,是通的但是没有接,后来再打就提示关机了,因为我记得还剩下2格电,足够用几天的了不至于自动关机。早晨又接着打了几个电话,还是关机。然后我发了一条短信过去,表示希望能够让对方还给我,并且直说了可以有物质感谢……还是关机。傍晚时又尝试了一遍,结果竟然通了,响起了彩铃,但是还是不接,然后再打就关机了,于是我发了第二条短信,直接让对方开个价钱。大概一个小时之后,我终于接到了我用小灵通打来的电话。

  一个满口粗话的典型武汉男人,不是那天的司机声音。okay okay,我好好的说话,甚至一直都在称呼“您”,好吧,我希望你能还给我,你说你在汉口民众乐园,让我第二天晚上自己去找你朋友拿,可我在2小时车程之外的华工。我问出租车明明是在华工打的,为什么会跑到汉口去,okay,你说你也可以明天抽空打的“送”到华工这里,但是我来付来回两份的出租车费,从民众乐园打的大概50左右,好吧,我忍住了,反正都怪自己疏忽。100块钱就算我白白丢掉了。我又问你为什么白天打电话时你关机,你说你拿到的时候就是关机的。OkayOkay,我问你是不是价钱就你说了算,你用dirty的武汉方言恶狠狠的教训我“我拿了这个破小灵通也没用处,还得自己去买充电器,你要是不要我现在就把它摔了!”Okay Okay,我好不容易听懂这几句恶心的武汉方言,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你怎么能对我的小灵通如此虐待。

强迫自己使用Cterm

  Telnet根本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与web方式相比,上手大概要很费时间了,可是,基于某些原因,我很想学会telnet,起码是多少要了解一些,所以决定近期内,强迫自己使用Cterm,丢弃web方式,因为,一旦产生懒惰心理,就永远也接触不了tel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