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件课程设计开始

      本来我们组看好的是“微功耗无线数字通信模块”,后来因为这个课题有三个组都希望做,所以最后抽签决定,结果运气差,没有抽到,于是分到一个“无感无刷电机调速器”的题目。在略微查了一些“无感无刷电机调速器”的资料之后,觉得同样可以做出很好的东西来。

      前几个周先把需求分析做出来,虽然没有学习过软件工程,但是还是很清楚,在一个系统的设计过程中,需求分析是一个相当重要的环节,我们最后要做什么,能做什么,做到什么程度,经费如何分配,结果如何测试,有哪些可能的困难,都应该尽可能的考虑周全。

 ...... 

赞下图书馆的老师

      昨天下午在寝室搜pdf文档,其中有一篇文章,只在Medline数据库中找到全文,而学校把Medline数据库的检索放在ISI Web of Knowledge平台上面。可是,虽然ISIKnowledge已经识别出来我的IP是学校的统一订购用户,也显示有全文下载权限,可是,点了全文下载后弹出的新窗口就是刷不出内容来,连试了几篇ISIKnowledge中的Medline全文下载,情况都是如此。

 ...... 

强迫自己使用Cterm

  Telnet根本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与web方式相比,上手大概要很费时间了,可是,基于某些原因,我很想学会telnet,起码是多少要了解一些,所以决定近期内,强迫自己使用Cterm,丢弃web方式,因为,一旦产生懒惰心理,就永远也接触不了telnet。

今晚东九爆满,不是为自习为考试

  刚要准备去东九复习,却突然看到楼下的通知栏上写道”由于东九所有教室考试,今晚可以在寝室自习……”,而实际上,离我们同样比较近的东十二也是早就没有空位子了。

晕,偌大一个华工校园…… 很无奈,所有的资源都要为考试让路,这就是我们的教育的缩影。

记得看过一则报道,说哪里哪里又建了多少所希望小学,由此缓解了多少多少贫困儿童的上学难问题,可是真是这样吗?仅仅硬件的发展,就说明能解决问题了吗?况且,当前的硬件条件并不乐观,东九,华工最大的教学楼,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梧桐雨

  一个人撑着伞从西十二走回来,不经意间,原来已经是这么冷的天气了。校园小路上的梧桐树已经开始落了许多叶子,撒在地面上,浸在湿冷的雨中。天很黑了,路灯竟然像很多故事中的那么昏暗,照着昏暗的夜。

我的大学生活,注定要这么忙忙碌碌的过吗?哪里有可以歇脚避雨的地方?是东九的自习室?是寝室的电脑前?就在几天前,我根本不知道如很进行傅立叶变换,谁是拉普拉斯,还有柯西方程、之类之类。也就在几天以前,哦也许是半个月了,我还一点也不了解pagerank,对adsense一点也不感冒,也不懂什么是asp,什么是rss,A记录,SEO,alexa,共同创作协议……

可是,注定要在我现在,在也许并不合适的时候了解这些吗? 其实,我很想把这些看作我生命中更加重要的一部分。 因为大概,这里就是我可以避雨的归宿吧。

梧桐雨中的庆幸。